<nav id="iuomi"></nav>
  • 筆趣閣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趣閣 > 金牌影后 > 第五百四十五章 結局

    第五百四十五章 結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祁玉清走后,盛繁沉默了許久。
      
          在一個地方長久地待一個月是無聊且枯燥的,但也正是因了這份無人可打擾的安靜,使得她得以從一開始來到這個世界重活一次的焦躁狀態中脫離出來,認真地開始回想很多被自己忽略掉了的細節。
      
          似乎從一開始她來到盛家,乃至后來提出自己要進娛樂圈的要求,祁玉清都從未問過她其中原因,只是用包容性的心態縱容著她的一切決定————不問她為什么會病癥突然痊愈,更不問她為什么會突然擁有如此驚人的演技實力,即使這一切看起來頗多疑點惹人注目。
      
          盛繁一開始以為是盛家人對于‘盛繁’的蘇醒太過欣喜,所以才忽略掉了這些不對勁,只是盡最大的努力去包容她的任性,但現在聽祁玉清的語氣,似乎是早就感覺到了她不是之前的盛繁?
      
          那她是怎么知道自己是她的女兒的?
      
          如果不是那個聲音事先告訴了她真相,盛繁或許壓根兒不會知道祁玉清的話意味著什么,但正是因為知曉背后的那些堪稱離奇的事件真相,盛繁才更覺得不可思議。
      
          祁玉清或許真的是因為母女之間某種奇妙的聯系,感受到了她的變化,又或者不是,但那些都不重要,也不會影響什么,不管有沒有那層母女關系的牽絆,盛繁都已經把祁玉清當成了自己的母親對待。
      
          她對她好,她就加倍奉還。
      
          百無聊賴地繼續昏迷了半個月后,盛繁能清晰地感覺到,不論是盛家人,還是柯明,亦或是外界的粉絲,都明顯地騷動不安了起來。
      
          過了這么久,盛繁還昏迷不醒,就說明她成為植物人的幾率愈發地大了起來,到了這個時候,整個圈子都有一種人心惶惶的感覺。
      
          因為盛家快瘋了。
      
          約莫是因為醫生說了,要讓患者多接觸外界的人和事,多讓她認識的人來和她說說話喚醒記憶,最好是多刺激刺激她,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都要讓她完成,所以盛家簡直是無所不用其極地在圈內搜刮著能夠刺激到盛繁的人和事。
      
          先是希南娛樂在全平臺發起的‘想對盛繁說的一句話’活動,收集了上億條粉絲們的祝福語和表白,經過工作人員沒日沒夜地篩選,選出有代表性的好聽的,然后雇了幾個聲音動聽的人來日夜在盛繁床邊念,以期能喚醒她的意識。
      
          然后是盛氏集團迅速地,毫不避諱明目張膽地對圈內的大公司鷺星下了手,以迅雷之勢入股鷺星,接任岑鷺成為了鷺星的最大股東,而曾經的董事長岑鷺則只能忍氣吞聲地收拾行李走人,除了以后還能領取公司分紅以外,再無其他作用。
      
          她徹底地失去了這家傾注了自己無數心血的公司,從此之后,她再無任何話事權。
      
          也是自此,網友們才真正地了解到,盛繁這位盛家的小公主受寵程度究竟有多么令人發指。
      
          盛家這是真的要瘋了啊。
      
          他們不知道的是,岑鷺倒臺的當天,她和岑喻一就被一輛車子直接載到了盛繁所在的四院,盛霖以鷺星的存亡為脅,要求這兩人真心誠意地對盛繁道歉,為她們曾經做過的一切。
      
          盛霖監督著這兩人忍氣吞聲面紅耳赤地對盛繁接連道了三個小時的歉后,才勉為其難地同意了她們離開,只是這并不是結束————在盛繁醒來之前,她們都必須得每天報道,而且道歉的話要好聽還不能重復。
      
          如今成了寄他人籬下的失敗者,岑鷺只能照做,每天為了話不重復,還不得不上網百度了,什么花式道歉一百招,哄回真心的一百句美妙道歉之類的,這樣一來,她們反而成為了最希望盛繁醒來的人。
      
          她們是真的不想再這么絞盡腦汁地道歉了。
      
          時間一天一天地過去,盛繁身體的各項指標都很正常,但她就是不醒過來,在一番思考后,盛霖終于放開了對盛繁病房的警戒,讓盛繁曾經交好的圈內好友們前來探望,之前想來看盛繁的人終于如愿以償。
      
          像是鄭清音黎允江沛烏從曼他們都來了,帶來了各式各樣的花束和果籃,真心實意地握住她的手請求她道,你一定要醒過來。
      
          你的未來還很絢爛很漫長,不能就倒在這樣的一塊兒小石子上。
      
          你一定一定,一定,要醒來??!
      
          盛繁這些時日正好無聊,乍見這么多人來看望她,心里其實是很開心的,對于他們的話也紛紛記得很牢。
      
          她在慶幸,還好她沒有離開,還好她選擇了留下,有這些人在,她怎么還舍得拋下他們獨自離開呢。
      
          除了他們,平靜也來了,她的話語很短,神色之間有些遺憾和慨嘆。
      
          她說,“盛繁,這個圈子需要你?!?br />  
          這樣浮躁的,追名逐利的娛樂圈,需要你。
      
          你是不一樣的。
      
          盛繁很想謝謝她,卻終究無能為力,因為她現在還是昏迷著的。
      
          來的人中,溫雅汝大約是情緒最激動的一個了,她伏在盛繁的床頭哭了足足半個小時,哭得壓根兒說不出話來,眼淚鼻涕蹭得盛繁身上到處都是,最后還是盛霖忍不了了,大約是嫌她太聒噪了,半勸半拖地把人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的小姑娘給弄了出去,勸她改天再來。
      
          盛繁簡直是松了一口氣,決定醒過來后,一定要對她大哥好一點。
      
          真是救命恩人。
      
          讓盛繁意想不到的是于冰心的到來,她戴了副墨鏡,依舊穿著她喜歡的淺綠色裙子,看上去像是瘦了些,裙子空空蕩蕩的。
      
          她站著用一種居高臨下的神態看了盛繁許久,然后才嘆了口氣,“原本我是不想來的,我猜你大概也不是很想看見我,但既然來了,我還是想和你說上幾句?!?br />  
          “盛繁,我不會承認你選的路是對的,每個人都有自己需要的東西,你我不過是三觀不一,走不到一起去罷了。我們終究不是一路人,我也沒打算和你重修舊好,所以你也別太得意。不過今天來我還是想對你說,既然選了自己要走的路,哪怕只剩一口氣,你也得給我爬起來撐著繼續走完。拿出你懟我的那種勁兒,別就這么一睡不醒,平白讓我瞧不起你,你還沒虛弱到那樣的地步?!?br />  
          于冰心頓了頓,似乎嘆了口氣,“最后……恭喜你拿下大滿貫影后,別忘了,你的獎杯還沒領?!?br />  
          她說完便毫不留戀地轉身,就如同盛繁曾經拒絕她的提議的那天一樣,毫不留戀地轉身離開。
      
          盛繁一直看著她離開的背影,嘴角扯了扯,終究還是笑了起來。
      
          她和于冰心確實不是一路人,但并不妨礙她們依舊欣賞彼此,對方能在她病時來看她,這份情,她是不會忘記的。
      
          因著盛繁在圈內不錯的人緣,這幾天來探病的人絡繹不絕,醫院的人都看得是瞠目結舌,這輩子都沒見過這么多的明星,還個個是腕兒,不少成名的導演也在其中,一個個長吁短嘆唉聲嘆氣的,跟生病的人是他們自己似的。
      
          其中最讓這些醫生護士們議論紛紛的,還屬在圈內已經快成招牌級人物的查一典,他和夫人一起出現,沉著臉叫人看不出情緒,許多小護士有心想要簽名,卻迫于氣場不敢上前。
      
          不止是這些護士,就連盛繁第一眼看到查一典的時候,都莫名怵了怵。對方作為自己一直以來的老師,對她的要求都是很嚴格的,再加上脾氣暴躁,兩人經常話不投機就吵起來。
      
          盛繁看著查一典此時的面色,就跟以往每次兩人意見不一即將開吵時一模一樣,本以為又要遭遇一場罵,但查一典卻只是沉默地坐在一邊,一聲不吭。
      
          就在盛繁都以為他不會再開口說話的時候,查一典的聲音有些低地響了起來,“如果不想回來,就別回來了?!?br />  
          他似乎有些艱難地動了動愈發僵硬的身子,伸出手輕輕拍了拍她,“累了的話,就別回來了?!?br />  
          即使他不知道盛繁現在究竟是怎么回事,也依舊淺淺地猜出了一個事件大概,他以前年輕的時候只是倔強地希望自己的學生能吸取他的經驗,跟著他踩出的路子來走,但現在老了,反而只求她能過得開心就夠了。
      
          人生是過給自己看的,不管她作出怎樣的決定,他都不會再橫加干涉。
      
          那是她的人生,不是他的。
      
          盛繁靜默許久,這些天一直努力壓抑的情緒終于在此刻傾瀉而出,摧枯拉朽一般,城墻盡皆崩塌,淚水止不住地往外涌了出來。
      
          直到此刻,她才終于發現,一直以來在心口鑄造的重重圍墻是多么地愚蠢而多余,這么多人愛著她,而她卻一直封閉自己,掩藏自己,不肯付出哪怕多一點的東西。
      
          她實在是個再自私不過的人。
      
          直到查一典都走了,盛繁還在止不住地哭,她哭得自己眼睛都似乎腫了起來,才抽抽噎噎地勉強停了下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天天操天天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