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iuomi"></nav>
  • 筆趣閣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趣閣 > 執魔 > 第1261章 汨羅江里釣輪回

    第1261章 汨羅江里釣輪回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道念之戰,往往一瞬就能分出勝負,但這一瞬,實則只是外人的觀感。
      
      于當事者而言,一場道念之戰甚至可能持續千百年——如黃粱一夢,可一夢百年,其實只是短暫一夢。
      
      但道念之戰又與夢境不同。
      
      道念之戰的兇險程度,甚至高于真實之戰,一個不慎,便是道崩人亡的下場,元神都逃不掉。
      
      在被屈平老祖道念擊中的瞬間,寧凡一縷心神受到牽扯,隱隱有了離體之感,正朝著屈平老祖心神世界的方向,一點點拉扯過去。
      
      “莫與此人道念相爭!”是蟻主發出警告。
      
      以寧凡的實力,若是反抗此事,絕對能夠阻止自身心神離體,可避開這一戰;但若他接受道念戰,則便生死難料了。
      
      蟻主與寧凡性命相連,自不愿寧凡平白無故冒此風險。心道你丫的身上一堆底牌,又是大修傀儡又是功德傘,還有新領悟的認主之術,縱然面對多名遠古大修圍攻,也可自保無虞——大不了就是被打得落荒而逃罷了,丟命的可能卻是微乎其微。干嘛和人玩什么道念大戰?真(作)刀(弊)真(開)槍(掛)的廝殺不香么?
      
      “抱歉,這一戰我不打算拒絕?!?br />  
      寧凡搖搖頭。
      
      這道念戰,旁人或許會選擇拒絕,他卻不打算如此。因他一身之道,本就是偏執,本就是以剛克剛。他一路修至今日,也曾遇到過無法戰勝之人,也曾逃遁,也曾躲避,然而其道心卻從未有過認輸之念,亦未曾屈服,更從未低頭。
      
      執道修士可以敗,可以退,卻唯獨不能怯。
      
      若他此刻選擇示弱,選擇避開道念戰,則其道心便會出現一道裂痕——這裂痕并非無法修復,卻會十分棘手。
      
      且如此一來,他的氣勢便會從一開始便落入下風,落個未戰先怯的結果?;蛟S這一切,才是屈平老祖道念邀戰的真正動機。
      
      想在真正交手前,給寧凡一個下馬威,來一個先聲奪人!
      
      “不管你開啟道念戰的目的如何,這一戰,我都不會躲避!”
      
      寧凡沒有收束心神,而是微微冷笑,釋放出全部心神,全面入侵到屈平老祖的內心世界!
      
      …
      
      卻說,屈平老祖發出道念戰邀約后,便將龍舟停在奉女族百萬里之外,神情凝重觀察著奉女族的一切,沒有繼續前進。
      
      “不可思議,這趙簡居然有辦法認主奉女族族地、族陣,將奉女族的紫微斗數之力加持己身…”
      
      “不只是紫微斗數之力,此地地勢、天運亦不知為何,被他掌控,便連時間空間,也有被他掌控的痕跡…”
      
      “難怪他能短短時間煉殺北海真君,原來是有如此能耐。能將時間、空間、地勢、天運掌控其一,便足以列入幻夢界的頂峰,此人卻能盡掌其四。以常理而言,能做到此事的,往往只有圣人,此子會是圣人么?若非圣人,緣何做到此事,又緣何可以自如操控一座圣人道山壓人;若是圣人,又緣何只有兩萬劫的法力——其中兩千劫還非他本身所有?!?br />  
      “且不知為何,我更從他身上感覺到數道危險氣息,隨便一道便足以對我產生威脅,這等底牌他卻還有數個…”
      
      “此人身上似有諸多秘密…”
      
      “未知此人底細,便與此人開戰并不明智…”
      
      “且以道念戰試探一下此人底細。若他不敢接戰,便可削其氣勢;若他接戰,則此番道念戰中我主他客,我亦占有優勢,攜此優勢試探出其底細,不難!”
      
      只瞬息間,屈平老祖便分析出了種種利弊,正等待寧凡會作何拆招,忽見寧凡全部心神大舉來臨,登時一驚。
      
      “我只邀你一縷心神應戰,你竟放出全部心神來臨!是打算反客為主么?”屈平老祖有些始料不及。
      
      “確有此意!”寧凡笑道,面色哪有半點畏懼道念戰的模樣。
      
      “哎,真是失策,老夫千算萬算,卻沒有算到名動北天的道德真君,竟是一名魔修?!鼻嚼献婵嘈Φ?。
      
      何出此言呢?
      
      大多數修士面對未知風險時,都會持謹慎態度,或是選擇退避一時,或是選擇穩妥持重,極少有人會選擇兵行險著、拼死一搏。
      
      唯有真正的魔頭才會如此選擇,也只有這種個性之人,才有能力戰勝魔道路上的重重心魔,最終將魔道修至頂峰。
      
      來此之前,屈平老祖早已掐指算過。他算出了寧凡在北天美名遠播,是聞名遐邇的道德真君、修士楷模,也因如此,對于寧凡有了錯誤認知。
      
      他不知這些只是流于表面的假象,只是北天修士口口相傳的謠言。
      
      對于寧凡的真性,寧凡的本質,他根本沒有半點了解,無論如何都算不出的,是以屈平老祖從一開始就沒假設過,寧凡可能會是一名魔頭。
      
      最終才在第一回合的交鋒便有了漏算。
      
      “一著不慎,竟被此人反客為主,如此一來,這場道念戰如何展開,便不由老夫控制了,哎?!?br />  
      …
      
      寧凡渾渾噩噩行走于白茫茫的天地間,看不到前路,也看不到歸途。
      
      他不記得自己是在進行道念戰了,畢竟,這場道念戰是在與一名遠古大修交鋒,且對方此刻同樣處于渾渾噩噩的迷失狀態,沒道理只有寧凡保持清醒。
      
      對方絕非弱者,修為本就在寧凡之上,且這可是對方發出的邀戰,交戰之地更是對方的心神世界,對方從一開始便占據天時、地利、人和。
      
      寧凡則從一開始就處在絕對不利的那一方。
      
      幸而寧凡兵行險著,出其不意釋放出全部心神,全面入侵到了屈平老祖的心神世界。對方一時大意,當場就被寧凡入侵了大半的心神世界。
      
      如此,寧凡強行奪取了天時地利,卻唯有人和,仍舊稍稍遜于對方。
      
      畢竟對方是貨真價實的大修,而寧凡呢?一身法力便不說了,受到紫薇斗數加持之后仍是不如對方;差距最大的還是寧凡的真實境界,即便寧凡將古神、古妖、古魔修為化入神靈修為中,仍舊沒有當場突破到仙帝、準圣。
      
      單論境界,仍是一名仙王。
      
      想突破仙帝、準圣,顯然還需要許多感悟、漫長歲月的修行。
      
      總體而言,這場道念戰經過寧凡的扭轉,算是處在了一個相對公平的狀態。
      
      “我是誰…”
      
      “必須要想起來,必須想起此事…”
      
      “是了,我是寧凡,又似乎是叫趙簡,又或者我是陸北,是周明,是其他…我似乎正在做一件十分危險之事,可具體是何事,實在難以想起…”
      
      寧凡好生了得,只用了少許時間,便大致想起了自己是誰。
      
      要知道在這一時間點上,屈平老祖可還沒從道念戰中想起自己是誰,仍在白茫茫的世界迷失。
      
      或許,能這么快想起自己,與他之前胡亂認主自己有關也未可知。
      
      當寧凡想起自己后,他漸漸看清了周圍的風景。
      
      入目處,是滔滔的逝水,而他此刻正行舟于江上。
      
      撐船的是一個胡子花白的老頭,面上露著人畜無害的菊椛笑,寧凡怎么看都覺得這老頭眼熟,可偏偏想不起此人是誰。
      
      “敢問老丈,你是何人,此處是何地?”寧凡出言問道。
      
      話一出口,才發現自己居然是童子音。
      
      “怪事,我分明已有數十萬年骨齡,為何此刻居然變成了垂髫小兒?說起來,我要做的危險之事,究竟是什么??傆X得此事一定要快些想起,否則便會失了先機…”寧凡正自沉吟,忽覺腦袋一痛,卻是挨了一個暴栗,腦袋更是神奇地長出一個大包來。
      
      “好你個寧小子,當真沒規沒矩,你喊誰老丈!”是撐船老頭沒好氣給了寧凡一暴栗。
      
      “我…”寧凡試圖分辯些什么。
      
      結果又挨了一暴栗,頭上變成了兩個包。
      
      “別跟為師犟嘴!為師知道你小子學過幾年書,慣愛和為師扯什么之乎者也,可惜,沒用!為師不會給你開口的機會!更休想和為師講什么師慈子孝的大道理!大道理為師不懂,天大地大,為師的拳頭最大!”
      
      “我不是…”
      
      砰!
      
      寧凡頭上被打出第三個包,他終于學會乖乖閉嘴了。
      
      眼下暫時弄不清狀況,還是靜觀其變吧。
      
      見寧凡不再說話,撐船老頭滿意地點點頭,“孺子可教也!”
      
      而后老頭將船擺渡到江心位置,任船順水漂流。
      
      又取過兩個釣竿,一個自己用,一個交給寧凡。
      
      “給我這個干嘛?”寧凡是想開口問的,可最終沒有開口。
      
      因為他看到撐船老頭揚了揚拳頭,似乎極為不喜自己說話。
      
      于是最終沒有說,只用眼睛瞟了一眼釣竿,以示詢問。
      
      “給你魚竿,當然是讓你釣魚??!真蠢!你們吳越之人,都這般蠢笨么,還是我們楚人聰明!”老頭頓時有了智商上的優越感,臉上再度綻放出不忍直視的猥瑣菊椛笑。
      
      “原來我是吳越之人,而這老頭是楚人…”寧凡心道。
      
      再一看手中釣竿,寧凡頓時無語。
      
      “這釣竿沒有魚鉤!”就算再挨一拳,寧凡也得將心中腹誹說出!
      
      奇怪的是,寧凡問出這個問題后,撐船老頭并沒有再給他一包,而是同樣一愣,滿面不解望著手中魚竿。
      
      “居然真的沒有魚竿,難道老夫的修行,已經到了這一步,已摸到道念入逆的門檻…”撐船老頭自言自語。
      
      一想到已經快要道念入逆,撐船老頭笑得更開心了,連帶著看寧凡這個夢中人都感覺分外親切。
      
      便在此時,寧凡忽然進了船艙,從艙內找來幾個釣鉤,“老丈,船艙里有魚鉤?!?br />  
      他奶奶的!我就知道道念入逆沒有那么簡單,果然還差得遠!
      
      撐船老頭的心情一瞬間不好了,連帶著看寧凡也覺得眨眼了,沒好氣地從寧凡手中接過魚鉤,而后順手又給寧凡補了兩暴栗。
      
      “為什么打兩下…”不是一句話打一下么。我給你魚鉤也只說了一句好不好,寧凡腹誹不已。
      
      “之前還有一下,心情好沒打你,這下補上了!”撐船老頭氣呼呼道。
      
      寧凡頓覺無語。這老頭究竟是誰啊,不僅脾氣古怪,好特別小氣,更長得十分猥瑣,最可惡的是他居然恩將仇報…
      
      自己好心給他找來魚鉤,他居然還拿拳頭砸我!
      
      不過很奇怪啊…
      
      “我隱約記得我的名字,更隱約記得我的個性,絕非是個受人欺凌的個性,緣何被此人連揍四拳也不動怒…”
      
      是的,寧凡被這撐船老頭連揍四拳也沒動怒,反而感到十分親切,就好似已經有很多年沒見過這老頭一般。
      
      “話說,這老頭話語里自稱‘為師’,莫非和我是師徒關系?我難道真拜過如此惡劣的師父?”
      
      咦,照著這個方向一向,寧凡隱約覺得自己能夠想起更多事了。
      
      總感覺自己曾被這個老頭掐著脖子問過“你要死要活”…
      
      嗯,對!就是要朝著這個方向回憶!
      
      快了,快了!
      
      就快想起自己是誰了!
      
      還差一點,只差一點了。
      
      寧凡隱隱抓出了回憶的線索,更不由得脫口而出了一句話,一句自己都無法理解的話語。
      
      “師父,不知師娘是否已經康復了?”咦,師娘是誰?我為何要問這個問題。
      
      “寧小子,你這個問題,問的很好!”撐船老頭不知被點著了哪根神經,頓時變得吹胡子瞪眼了,當場就給了寧凡第五個暴栗。
      
      “你明知為師是汨羅江上的老鰥夫,17歲在此擺渡,而今已過花甲,可就從沒哪家娘們看上我嫁給我。你偏要這么問!很好,真好啊,都學會傷口撒鹽了!你,不錯!”砰,又是第六個暴栗。
      
      “換言之,師父你已經光棍了43年?”寧凡微微一詫,花甲60,減去17,可不就是43么??傆X得對43這個數字十分敏感,不知為何…
      
      “你還敢說,哎呀呀,老夫從前竟是看輕了你,不知道你竟是不畏鐵拳的好漢!”砰,第七個暴栗。
      
      “確定是43年?”寧凡當真對43很在意,寧愿挨拳也要問。
      
      這下可輪到撐船老頭感到驚悚了。
      
      他此刻雖是夢中悟道,一拳一腳可都是帶著道法真傷的,換言之,他這一拳真的能隔著無窮夢中打疼別人。
      
      這名叫寧凡的小子究竟是何來頭?
      
      挨了他夢中七拳,居然還敢和他如此叫板,別說,他還真喜歡這小子的倔脾氣!對胃口!
      
      “問得好!你再多問幾遍,老夫便告訴你是否是43年!”砰,第八暴栗,第九暴栗,第十暴栗…
      
      這禽獸老頭硬是一口氣打了寧凡43個暴栗!
      
      你不是對43很感興趣么!來,讓你永遠記下頭頂43個大包的感受!
      
      “…”
      
      “…”
      
      “…”
      
      寧凡服氣了,并用一種“這老頭怕不是瘋子”的眼神望向老頭。
      
      老頭眼見寧凡一連挨了43拳都沒吭一聲,頓時驚為天人,用一種“這小子是個好苗子可以栽培一二”的眼神盯著寧凡。
      
      “我可以說話了?”寧凡開口問道。
      
      他已經不害怕再挨打了。
      
      因為挨了43拳以后,他已經看出,老頭對他動了惜才之心,不忍心再欺負他了。
      
      “可以是可以,不過我建議你不要多說話,這其實是為你好?!睋未项^解釋道。
      
      “這是為何…”
      
      “我本以為你是此地之民,但原來,你不是,此事我也是在暴揍你29拳后才發現…”
      
      “那你為何還要揍滿43拳?”
      
      “愚蠢,這是老夫對你的考驗!你小子連挨43拳仍能面不改色,不怨不忿,不疼不癢,已得老夫認可!老夫本當你是夢中路人,此刻卻是真對你有了收徒之念!你可知老夫是誰!老夫乃是真界新晉圣人,兩儀宗主韓…算了,你無須知道老夫名字,你只需知道老夫姓韓即可?!?br />  
      “哦…”寧凡面無表情道。
      
      “就這?”韓老頭似乎對寧凡的反應十分不喜,心道這小子該不會不曉得真界圣人意味著什么吧?難道這小子來自某個鳥不拉屎的偏僻幻夢界?又或者,這小子壓根就是個普通凡人,偶然進入到他的夢境,卻根本不懂得被一個圣人真心收為徒弟是何等造化?
      
      “嗯?!?br />  
      “你不想當老夫徒兒?”韓老頭下意識將寧凡的冷淡當成了婉拒。
      
      正常情況下,一名圣人對你表露出了收徒興趣,你不是該倒頭下拜,擺出幾分驚喜的笑容么。
      
      怎得這小子半點都不驚喜,難道真不懂得圣人的厲害?
      
      “想與不想,又能如何,我本不就是你的徒兒么?”寧凡笑道。
      
      “呃,也對,你在老夫夢中,扮演的本就是老夫體悟船夫生活時收養的學徒,自然也算得上我徒兒。倒是老夫著相了…”韓老頭嘆了口氣,似在嘆息寧凡的蠢笨,竟看不出夢境與現實的區別。
      
      夢中的師徒關系哪能當真???
      
      夢一醒,可就再次橋歸橋,路歸路了。真是一個傻孩子??!竟就這般錯過了成為圣人門徒的良機。
      
      韓老頭正感嘆寧凡的癡傻,忽聽水面有了破水聲。
      
      卻是寧凡已經釣上了一條魚。
      
      “你小子可以??!才多大一會兒就釣到一只鯉魚。咦?此魚還不簡單,似乎身懷一絲道鯉族血脈,只可惜隔了太多代,血脈早已淡若無物了??蛇@也說明你小子福澤不輕啊,竟連道鯉都釣得到,不愧是老夫曾經看中、并差之毫厘收入門墻的徒兒!”韓老頭對寧凡豎起了大拇指。
      
      內心真實所想,卻是“這小子居然釣了這么大一只魚,老夫若不釣更大一只,豈非輸給了他”云云。
      
      于是乎,號稱是堂堂圣人的韓老頭,終于進入了認真釣魚的模式。
      
      這一刻,韓老頭眼中如星空般璀璨,其眼中星空,更是沿著獨有的輪回軌跡運轉,說不出的神異。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天天操天天曰